网站首页 | 中小学生安全概况 | 今日话题 | 国家安全政策 | 安全警示录 | 学生性侵害 | 意外伤害
食品安全 | 交通安全 | 校舍安全 | 上网安全 | 交友安全 | 校园暴力 | 防火安全 | 教育安全
心理安全 | 自我保护 | 家长责任 | 教师责任 | 社会责任 | 个人责任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安全教育 >>今日话题
16岁少女恐惧家庭暴力 身上倒酒精引火自焚
http://www.cso365.com  2006-5-5 17:44:47   新华网  
    在一次次目睹父亲殴打母亲后,10月13日,呼和浩特市16岁的少女小雪(化名)做出了惊人之举:将半瓶酒精倾倒在头上和身上,然后划着火柴引火自焚。这个青春活泼的少女绝望地喊道:“这样的家有什么活头!”她选择决绝的死亡、残忍的自虐作为对抗现实世界的方式,只因为她觉得,相对于活着的痛苦而言,死亡还是要简单得多。

  小雪的自残行为让人震惊。一团火球,没有焚尽她青春的绝望,却让她付出了10%二度烧伤的代价。从此,她可能永远不能展现自己的青春妩媚,不能巧笑倩兮。这,对她这样一个爱美的女孩而言,是致命的。

  近日,记者采访了小雪和她的母亲张某。小雪说:“我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想到过死了,只是没有想过用这种方式。”在她描绘的家庭世界里,充满了冷漠、暴力、卑微、可怜、残忍 ……

  绝望中,她将酒精泼在了头上和身上。

  当记者问小雪为什么要自焚时,她说:“活着太麻烦了。”

  犹如一座活火山沉闷得太久,小雪一颗敏感、隐忍的心,在家庭16年的“寒流”中凄苦飘摇,沉闷了太久,她需要一个出口“发泄”。爆发,一点也不意外。而死,是她在绝望中逃避痛苦且可以自由选择的方式。

  回想起惨剧发生的经过,小雪的母亲张某仍心有余悸。2005年9月底,小雪到奶奶家向父亲要了300元钱。

  回来后,除了用于家里买米面和生活用品的费用外,其余的让母亲给弟弟交了学校的费用。

  10月13日晚,张某在下班回家的路上遇到了丈夫。丈夫先是骂她,说她打发孩子去要钱是想自己花,接着就揪住张某拳打脚踢。在人群的围观下,两人前后厮打了20多分钟。心灰意冷的张某对劝架的人说:“我都被打成这个样子了,让大家看吧,我无所谓。”

  当天小雪回家后,看到母亲头发凌乱,衣服被撕破,知道父亲又殴打母亲了。心疼母亲的她斥责了父亲几句。过了一会儿,张某和丈夫又吵了起来,厮打在一起。小雪和弟弟极力劝架,但并没有奏效。看到家里被打得一团糟,小雪彻底绝望了,她转身走到另一个房间,找出在学校做饭剩下的半瓶液体酒精说:“这样的家有什么活头!”然后将酒精倒在了自己的头上和身上,然后划着了火柴 …… 在小雪痛苦的叫声中,张某与丈夫吓得跑过来,拼命用床单扑火,然后赶紧拨通了120,将孩子送医院抢救。

  据张某讲,在去医院的路上,小雪情绪狂躁,脚一个劲地踹父亲,并且大骂他“牲口”。

  小雪的童年,是在父亲毒打母亲和母亲的哭泣、呻吟中度过的。谈起十几年的婚姻生活,小雪的母亲张某说:“挨打是家常便饭了,我结婚17年,都是在丈夫的打骂中度过的。他一直没有工作,脾气暴躁,动不动就拿我和孩子出气。我浑身上下都是伤。”

  据了解,张某娘家在呼和浩特市郊区,当时经人介绍,不到一个月就嫁给了现在的丈夫。婚后的生活并不平静,丈夫经常不回家,有时喝醉酒回来就找茬儿打骂她,孩子也难以幸免。“他不是打我,就是打孩子;孩子们一拉他,他就打孩子。”张某说。由于没有稳定的工作,张某和丈夫一直都靠四处打工为生。张某目前在呼和浩特市一家私人企业做计件工,每月只有二三百元的收入。张某的丈夫则在一所学校里当门卫,每月有450元的收入,但工资基本不往家里拿。

     “我不想过妈妈那样的生活!”

  16岁的花季少女,本该是怎样的青春飞扬、思绪烂漫。然而,当父亲的拳头一次次落在母亲身上时,小雪都痛彻心扉。午夜,每每从拳打脚踢的暴力中惊醒时,她落泪如雨。这个喜欢周杰伦、喜欢唱歌的女孩,其实没有梦。

  小雪被送进医院后,不知是因为震撼还是因为懦弱,他的父亲失踪了。但这个40多岁的男人,已用暴力和残忍将女儿送上了一条青春不归路。在漫长的岁月中,他似乎恣意行使着“父亲”和“丈夫”的特权,妻子、儿女都是他随时随地发泄愤怒的工具。

  “我不想过妈妈那样的生活”,小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不停地说。自从记事起,父母之间的“战争”就没有停止过。父亲经常殴打母亲,身边有什么就用什么打,她总是搂着弟弟拼命地拉架。随着小雪慢慢地长大,她越来越厌倦自己的家庭,她的弟弟也越来越内向。

  张某告诉记者,17年的婚姻生活,丈夫一直都在折磨她。有的时候用板凳打,有时候用自行车上的铁链子抽。“他现在已经把我打残废了,我右眼已经瞎了,嘴唇外裂,头上、身上都是伤。”记者看到,张某脸上的旧伤痕很明显。37岁的年龄,却掩饰不住憔悴和老态。

  对丈夫的残暴行为,柔弱的张某也曾有过反抗。三四年前,在头上被丈夫用锁头打了一个大窟窿后,她选择了离家出走,并找到了一份工作。然而,两年后,在丈夫作出保证不再打她的承诺后,她又回到了家中。“孩子们太可怜了,周围的人也都劝我回家,而且他也保证了以后不再打我。”张某说。

  然而,风平浪静了两个月后,丈夫的拳头又砸在了张某的身上。丈夫威胁张某说:“要么你死,要么你走!”变本加厉的丈夫,对妻子的嘲弄和虐待越发有恃无恐。张某告诉记者,2005年8月28日,丈夫逼她喝家里准备用来灭蝇的敌敌畏,并说:“你不喝,我就活得不舒服。你就得死,你不死,我就不能活。”张某说,“在此之前,他还逼我喝了瓶我叫不上名字的药。喝了以后我胃烧得难受,他却说‘是你自己要喝的,我不管你’。”

  父亲对母亲所做的一切,小雪一清二楚。她说,“除了吃喝以外,父亲什么都不管我。”得不到家庭温暖的小雪,在学校还要面对贫寒所带来的辛酸和羞辱。为了逃避家庭,她选择了从市区28中转学到郊区22中。一个星期14元钱就是她的全部伙食费,因此她一天只敢吃一包方便面。小雪曾对母亲说:“村子里的孩子一个星期都拿30、40块钱,他们都嘲笑我呢!我只有一身校服穿,村里的孩子都笑我土,还不如村子里的孩子。”

  破碎的家庭,让小雪过早地承受了生活的艰辛。2004年过年的时候,她出去扭秧歌挣了300元钱,全部交给了母亲补贴家用。她曾向母亲描述自己的感受:“挨家挨户地扭来扭去,就像一个乞丐。扭完了,就嚼干方便面,回家以后就累得躺在床上不动了。”整整一个正月,在万家灯火中,她独自品尝着生活施加给她的压力。

  据了解,小雪自焚以前,已经做好了退学的打算。她告诉记者:“弟弟学习很好,我想出去打工供他读书。” 小雪的话让人心酸:“我现在非常后悔,医药费一天1000多元。我要早点好,早点出去挣钱。”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