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焦点资讯 国家政策 校园新闻 义务教育 学生曝光台 特殊教育 职教动态 职场前沿 独家报道 东西部教育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新闻资讯 >>东西部教育
“两免一补”如何卸下西部农村教育的沉重包袱〈上〉
http://www.cso365.com  2006-4-24 17:29:37   半月谈  

      9月是中小学开学之时。在广大中西部,特别是西部农村,来自贫困家庭的近3000万名孩子走进校园的同时,惊喜地发现自己收到了一份厚重的礼物:“两免一补”,这个2001年起试点、2003年起明朗化的农村义务教育“德政工程”,今年又将实施范围扩大到了大部分中西部农村地区。按照计划,到2007年我国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都能享受到免杂费、免书本费、补助寄宿生生活费的“两免一补”政策。

       多年以来,西部农村教育的窘迫状况是压在人们心头的一块巨石。贫困的家庭,渴望求学的孩子,捉襟见肘的地方财政,使义务教育的普及显得遥不可及。如今,“两免一补”的广泛实施使人们看到了解决农村教育问题的一线曙光。但是,人们同时也有疑问:由于其中杂费和生活费两项由地方财政负担,囊中羞涩的西部地方财政,能否承载起千万个贫困孩子的求学祈望?半月谈记者在位于西部的广西、宁夏两地农村进行了深入调查。     

      “‘两免一补’政策是‘民心工程’,是‘阳光工程’!”在广西、宁夏贫困山区农村,提到“两免一补”,当地的教育工作者和农民们无不拍手叫好。他们认为,“两免一补”政策的出台,减轻了贫困家庭教育支出的压力,提高了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入学率,让许多因贫困而走出课堂的学生再次回到学校,加速了我国贫困地区“普九”的进程。     

      “我再也不用担心不能上学了”  

      记者在广西河池市东兰县隘洞镇那坤村采访时,偶然路过一所被青山环抱、嵌在山腰里的乡村小学。面积不大的校园里,一栋崭新的三层教学楼里传出琅琅的读书声。几声下课铃响后,十几名光着脚的小学生涌到篮球场上玩耍。

      走进这所“更坡小学”一间30平方米大的教室,记者看到,学生们手捧的课本上鲜亮地标着“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印制”字样。更坡小学六年级学生韦家温抢着对记者说:“年初我家地收成不太好,种地也不够帮手,我怕让我回家不上学了,就不敢回家。后来学校说可以不用交钱了,那几天晚上我咋也睡不着呢!走到学校门前的台阶上,心里就高兴。那时从菜地再走到校园门口,好像一下子自己就有了力量,身上像被点着了一样。”

      7月26日,在宁夏南部山区固原市原州区开城镇,记者来到了开城中学初二(三)班的马晓红家。几间破旧的土房里没有任何像样的家具,马晓红兄妹5个和父母一起挤在一张大炕上睡觉。由于父亲马国友一只手残疾,不能外出打工,一家人靠十几亩旱田维持生计。

      “由于家庭贫困,我从小学二年级开始就面临着辍学,后来是靠一些好心人资助才继续读书。到了初中,还有2个妹妹1个弟弟在上学,家里没有钱供我们都上学,我就在家里呆了一年。”马晓红说。

      马晓红父亲说,让孩子辍学,确实是没有办法,家里除了种粮食,没有其他的经济来源。国家对贫困地区农村实行“两免一补”后,现在家里4个孩子上学,一年节省下来740元,可以买一些化肥之类的投入到生产中,改善一下家里的生活条件。经过辍学一年后再次回到学校的马晓红十分高兴地告诉记者:“我再也不用担心上不起学了,‘两免一补’体现了国家对我们农村青少年成长的关心,长大后我要报答国家。”

      开城中学初一(一)班柯星是名寄宿生,当地“两免一补”政策有规定,为每个寄宿学生每天提供1元钱的生活补助,因此,柯星和学校里的其他252名住校学生的生活开始有了改善。柯星告诉记者,“以前我们从来没有吃早餐的习惯,从上学期开始,学校食堂每天早晨为我们准备了早餐,有稀饭、馒头等,从那以后,我们上课时不再感到肚子饿得慌了。每隔一两个星期,学校食堂还为我们做烩肉,免费给我们吃。”

      我国从2001年起实施的“两免一补”政策,是指对农村义务教育阶段家庭经济困难学生免杂费、书本费,补助寄宿生生活费,以保证贫困学生“进得来,读得起,留得住”,最大限度地帮助他们完成学业。记者从国家民委了解到,中央财政安排的免费教科书专项资金规模逐年增加,从2001年1亿元增加到2004年11.7亿元,中西部地区今年享受免费教科书的中小学生人数将达约3000万名。

      记者在广西壮族自治区了解到,在中央和自治区各级财政的支持下,从2001年至今,广西已累计投入2亿多元,使近300万农村贫困学子受益。2005年春季学期,广西共有131.4万名中小学生获得“两免一补”的资助,其中小学生88万人,初中生42万人,特教生1.4万人。受资助学生占全区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人数的18.5%,其中国家扶贫重点县的覆盖率达35%左右。

      最近,中央通知广西享受“两免一补”的人数再增加28个贫困县共16万多人。广西壮族自治区教育厅厅长余益中说,部分家庭贫困学生本来已经面临失学,因为国家及时伸出援助之手,使这些孩子解决了部分学习、生活的费用,得以继续返校就读。“面对家长和学生们一双双期待的眼睛,教育部门要做的就是从每一个小切口、每一个小细节把关,确保每一分钱都用到贫困生身上。”     

      “两免一补”为“普九”带来了生机  

      “没有国家和社会的帮助,靠地方来解决‘普九’只能是一句空话。”宁夏同心县教育局办公室主任金平说,贫困地区“普九”难度大,山区地广人稀,上初中往往路途遥远,同时收费又高,绝大多数家长希望孩子能够接受小学教育,但等到孩子上了初中,家庭条件好一些的还让男孩读完,女孩往往留在家里帮助母亲做家务。

      同心县教育局计财股股长哈生虎说,“两免一补”加快了“普九”的速度。国家“普九”要求学生的入学率在95%以上,辍学率在3%以下。“两免一补”实施后,仅今年春季开学,同心县初中学生的入学率由原来不到70%,增加到了今年的70.6%。辍学率由以前的0.9%,降低到了0.6%。在各乡镇干部和各学校老师的劝说下,学生人数增加了600多人。

      宁夏固原市原州区开城中学校长马德俊说,春秋开学之季,正是农忙时节,农村家长既要照顾播种庄稼、买化肥等大宗支出,又要给孩子上学筹措学费,往往难以兼顾。以前开学的时候,老师都要挨家挨户地劝学生入学,1周甚至10天都还有学生断断续续地来报名,主要是家长在到处筹措学费,甚至有些孩子先交一部分学费上学,学校又不得不为他们减免学费,才能让更多的孩子可以上学。然而,今年春季开学,只用了2天就完成了开学报名工作,使得学校的教学工作能够及时开展。

      马德俊说,学生辍学的原因主要还是家庭贫困。今年春季开学前,学校老师们走村串户宣传“两免一补”政策,学校学生的人数从414名增加到了582名,辍学率由3%减少到了2%,入学率由91%增加到了95%。

      记者从宁夏教育厅财务处了解到,宁夏义务教育阶段55.77%的学生都享受了“两免一补”政策,8140名中小学生因之重返校园。“两免一补”的实施,给贫困地区的教育事业带来了生机与活力。


      配套措施仍需跟进 

      ──“两免一补”:如何卸下西部农村教育的沉重包袱(中)  

    ■ 半月谈记者 孟昭丽 李嘉 刘媛媛 刘伟 张周来    

      记者近日在广西和宁夏南部山区采访时,当地的教育部门认为,“两免一补”的实施让越来越多的农村孩子走进了课堂,免费享受义务阶段教育。但同时“两免一补”许多配套措施仍需跟进,以保障优惠政策下农村孩子也能够享受到优质教育。    

    基层财力匮乏,好事难落实     

      记者在广西采访中发现,目前中央和自治区财政“两免一补”拨款都不成问题,但广西许多县市、乡镇都是经济欠发达地区,经济基础非常薄弱,地方财政全部承担免杂费、补助贫困寄宿生生活费所需资金压力很大。尽管各级地方政府高度重视,通过调整财政支出结构,千方百计筹措资金,但仍难完全满足需要,影响了“两免一补”工作的全面落实。一位教育界人士给记者讲述了两种由“悖论”产生的怪象:一是,因为受助学生越多,地方政府所需支付的配套资金越多。于是,一些经济发展滞后、财力严重匮乏的基层政府并不希望“两免一补”受助贫困生越多越好。二是,贫困生多的学校,往往学校也贫穷。如果上级的助学款、办学经费不及时到位,受扶助的贫困生减少,学校只好压缩办公经费,减少教学投入,从而影响了师生的教学积极性,形成恶性循环,引发新的辍学危机。

      目前,广西免杂费标准统一按照贫困农村中小学的收费标准(小学每生每年104元,初中每生每年120元)确定。免杂费所需经费由自治区和各市、县共同承担,国家扶贫重点县由自治区负担40%左右、市县负责60%左右,非国家扶贫重点县由自治区负责35%左右,市县负责65%左右。南宁市教育局局长夏建军说,在实行“两免一补”政策的地方,往往是财政最为薄弱的地方。到学校去看,由于贫困生较多,除去国家和自治区政府承担的,一些地方财政实施这部分的确会出现一些困难。“我们到一些地方学校去考察,有的地方按政策要求满足‘两免一补’学生的那部分资金就要用掉1000万,但当地一年的财政收入就是1000多万,地方政府实在也是难啊!”

      事实上,广西不少县市不仅在“两免一补”的配套资金上捉襟见肘,同时还在“两基达标”和中小学危房改造中都留有巨额的欠账,地方财政在教育方面的负担已经出现了“滚雪球”现象。 

      教育资源不足,优惠政策形成压力   

      受益于“两免一补”政策的实施,今年春季开学,宁夏贫困地区8000多名失学、辍学儿童终于可以回到自己向往已久的学校,享受义务教育。但同时,随着学校学生人数的不断增多,贫困地区的教育资源不足问题再次凸显。当地教师们担心,今年春季很多学校已经是满负荷甚至是超负荷运转,到了秋季,学生入学的人数会更多,教育资源的严重不足会影响到教学的有序开展。

      教室紧张、课桌凳严重不足。在宁夏吴忠市红寺堡开发区太阳山镇柳泉小学,学校的7个教室里都挤满了学生,大多数教室里都是两个桌子坐五个学生,有些教室一张桌子坐三个学生,教室最前排的课桌紧挨着讲台,课桌之间的空隙只够教师侧着身子过。在学校的角落,一个16平方米的辅助用房竟然坐着65个学前班的学生,教室采光相当差。

      红寺堡教体局张付荣副局长说,“两免一补”政策确实给当地的教育带来了活力,红寺堡有中小学生20541名,仅今年春季一下子就增加了1200多名,主要集中在小学。目前这里初中和小学的教室都显得十分拥挤,一些教室里甚至出现了两张桌子坐6个学生的情况,最大的班级学生人数达到了70多人。

      张付荣说,80%以上增加的学生是“两免一补”的实施所带来的。红寺堡属于移民开发区,农民的经济收入普遍很低。“两免一补”政策实施后,当地的政府大力宣传,很多农民知道后,就让一直在外地读书的学生回到家里读书,还有许多贫困家庭把家里一直没有读书的孩子也送到了学校读书。

      学校师资严重不足。据宁夏海原县海城镇中心学校田进虎校长介绍,因长期缺乏师资,学校不得不聘请了37名代课教师,其中小学教师34名,月工资为200元,初中教师3名,每人每月工资300元。随着“两免一补”政策的推行,学校无力供养这些教师,师资缺乏问题将更加突出。

      据海原县教育部门反映,目前海原县临时代课教师575人,他们月工资350元左右,大多为各中心学校自己聘用的,他们承担了相当繁重的教学任务。由于“两免一补”政策的实施,学校聘请的代课老师的工资没有来源,大部分学校都不得不放弃自聘代课教师。部分学校本身教师就很紧缺,再加上放弃自聘代课教师,教师出现了严重的不足,正常的教学秩序都难以维持。

      学生数的突然增加的确给当地的教育带来了困难,红寺堡开发区目前只有再增加500多名教师,才能保证教学工作正常运转。红寺堡教体局副局长张付荣说,现在要解决的办法就是要增加教室和师资,然而贫困地区没有办法。可如果不改变这种状况,那么教学质量肯定会受到影响。而且秋季开学后,学生人数会更多,教室和教师短缺的问题将更加突出。    

      常年办公经费不足,许多学校负债经营     

      采访中,许多学校常年办公经费不足,一直以来负债经营,没有资金建设相应的图书室、阅览室、实验室等,一些课程难以开展。甚至在一些学校,由于缺乏资金,由上级部门配套的信息技术设备却被闲置。

      宁夏同心县海如女子中学校长白福成说,学校目前最大的困境是办学经费不足。学校有823名学生,由于地方政府没有配套办公经费,学校仅有的费用来源是宁夏回族自治区财政所拨的学生的学杂费,每年每生90元,共74070元。但实际在花费上,学校一年仅取暖费就达到8万元。目前,学校还有两个月的水电费未交,取暖费去年还欠账2万元,办公费用赊账1.5万元。

      固原市原州区教育局基础教育股股长陈永明说,由于地方政府没有配套生均公用经费,在“两免一补”实施中,自治区按一个学生90元的标准来补贴学杂费,补助的资金对于学校资金运转来说还是有困难,300人以下的学校资金很难开展各项工作。

      由于办学困难,一些学校开始筹划一些赚钱的途径。同心县海如女子中学校长白福成说,现在国家要“普九”,学校连图书室、电教室、阅览室都没有。学校都快办不下去了,如果照这样下去,他们只能依靠办两个民办班来招收县城的学生,每学期收费500元,来补贴学校的办公经费。

      陈永明建议,“两免一补”实施后,还应建立完善“以县为主”的农村义务教育投入保障机制,切实加大对农村义务教育的投资,逐步加大地方财政对教育的转移支付力度。此外,要多方筹资,扶持贫困山区义务教育健康发展。除保证政府足额拨款外,还应设立贫困地区农村义务教育发展专项基金,对贫困地区学校重点支持,推进教育整体发展。

    让“德政工程”成为长远之策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