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青少年心理|感动中国|诚实守信|文明生活|中国式道德|师德医德|职业道德|行为习惯|文明历史
文明公民|欺诈拐骗|勿忘历史|父母子女|性道德|礼仪规范|社会瑕疵|红色教育|学术言论|政策动态|道德测评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教育 >>中国式道德
谁来拯救中国的传统美德?
http://www.cso365.com  2006-4-21 14:47:46   新华网   高杰、杜乐乐、栾雨龄
     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最近在上海青少年中作了一次调查,结果让人大吃一惊:16%的人认同“捡到钱后可以私分”,37%的人认同“可以不让座”,46%的青少年认同“诚实就是吃亏”的观点。因此,人们不禁会 发出感慨:传统美德难道会在当今的青少年一代中“失传”?
青少年道德观念受家庭和社会影响。

    曾几何时,校园里回荡的是“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这带着稚气但又非常纯朴的歌声,而现在充斥双耳的是周杰伦的“为你弹奏肖邦的夜曲,纪念我死去的爱情”;曾几何时,学校组织学生一起观看《妈妈,再爱我一次》,看完后一个个哭得像个小泪人似的,而现在周星驰的《功夫》好像更符合学生对于“无厘头文化”的追求。

    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最近的一项调查印证了人们的这份担忧。根据调查,16%的沪上青少年被访者认同“在马路上捡到1000元钱后私占、私分”,46%的青少年甚至赞同“诚实就是吃亏”的观点,还有一成多青少年对“乱穿马路”等违背传统美德的行为持认可态度。这虽然只是在上海地区进行的一项调查,但已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当代青少年普遍存在着对传统美德不屑一顾的心态。

    华东师范大学哲学系赵修义教授把青少年群体中出现的这种违背传统道德规范的倾向归结为“去道德化”。所谓“去道德化”,就是指只求自己活得开心快活,不求其他的一种工作和生活心态。赵教授认为,这种不顾他人、只顾自己的心态,首先突出地表现在成人社会,进而直接影响到青少年。目前,部分成人对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自己都不相信或者做不到,比如在拾金不昧、尊老爱幼、诚实守信等方面起不到表率作用。而青少年的可塑性、模仿能力又特别强,很难想象在“上梁不正”的情况下,“下梁”会自动摆正位置。

    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长杨雄认为,中国教育体制的不合理也助长了青少年群体中的这种“去道德化”倾向。他说:“中国儿童从小接受的就是应试教育,这样的教育对青少年灌输的思想就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你要好好学习!这种一直以自我利益为中心的教育方式使得青少年逐渐养成了只追求个人价值的价值取向,而把他人、把社会的需要置之度外,那么道德上虚无主义的存在也就不足为怪了。”
思想道德教育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杨雄介绍说,美国在上世纪的五、六十年代,在道德教育方面曾一度盛行萨特的“价值澄清法”。也就是说,每个人都有自由选择怎么做的权利,但是必须承担由自己选择所引起的后果。政府这种对道德教育不管不问的方式所导致的最终后果,就是那一时期青少年吸毒贩毒猖獗,性解放达到了高潮。后来,美国政府逐渐认识到这种做法的后果,转而采取了品行教育法,认为有些价值观是不可以讨论的,是不能自由选择的。因此,开始重视开展青少年的思想道德教育。

    杨雄直言不讳地说,我国目前似乎是在走美国的老路。传统的应试教育已将思想道德教育挤到了青少年教育的边缘。思想政治课被普遍认为是最没有用处的课程,无情地被数学、语文、英语等课程所代替。这种传统的应试教育培养出不少“高分低德”的人;去年多个省的高考状元被香港大学拒之门外就是很好的例证。香港大学招生办公室主任说到,这些高考状元虽然分数非常高,但他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却远未达到相应的水平。

    “这种道德教育必须与社会接轨”,杨雄所长在谈到如何在中国开展思想道德教育时指出,“不能盲目地搞道德教育,而必须把它与建立良好的社会秩序相结合。社会风气的优化与人们道德水平的提高是一个双向的过程,只有两者相互促进,共同进步,才能最终达到一个双赢的局面。”

    杨雄所长认为,开展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对成年人也应有相应的要求。他说,家长们应首先遵守传统美德,以此来影响孩子,使他们将遵守传统美德作为自然而然的事,并引导他们按照社会对道德文明的具体要求来行事。在当前的社会条件下,传统美德的传承已很难靠让孩子们学唱“我在马路上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面……”等童谣来实现。

    杨雄说,在新时期,成年人,特别是学生家长,要树立起模范遵守社会传统美德的榜样,学校要重视学生的思想道德教育,社会也要引入一种全新的“潜规则”来促进良好社会秩序的形成,只有同时做好这三方面的工作,才能保证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能够世世代代地传承下去。

    发扬传统美德呼唤“潜规则”

    杨雄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应该有相应的鼓励措施来推动青少年继承发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他说,法律是调节人们行为的底线,道德则是调节人们行为的上线。在目前形势下,我们在道德与法律之间还需要有一个环节来进行调节,作为法律与道德的补充——这一环节可以定义为社会的“潜规则”。

    何谓“潜规则”呢?举个简单的例子。你捡到了100元钱将它交还于失主,失主按照约定俗成的做法,给你其中的5%或10%作为回报。这个“约定俗成”就是“潜规则”,可以通过国家政府制定一定的规则来实现。

    杨雄指出,实际上,这种“潜规则”就是我们所说的奖励机制。而在国外已经有了先例。比如说在新加坡,政府规定志愿者服务如果达到一定时限,可以享受一年的免费停车的权利,这部分钱由国家来付。同时,政府为了鼓励更多的青少年(主要的社会群体之一)参与社会志愿者服务,还规定当志愿服务达到一定时限后,在购买住房时还可以打折。这些“有条件的”鼓励措施能够起到导向作用,使青少年更愿意加入到社会服务活动中来。

    杨雄希望我国能早日出台鼓励发扬传统美德的“潜规则”。他说:“引入潜规则后,道德规范会发挥更加积极的作用,人们会更加乐于发扬传统美德,而传统美德也会增加新的内涵。”(完)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