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家长之光 >>高中家长择校
西安:家长校长面对面会诊择校收费
http://www.cso365.com  2006-4-25 11:50:35   武进教育网  

 

  西安高级中学校长刘析 

  陕师大附中副校长李鸿 

  西安远东一中副校长李建民 

  西工大附中副校长王月和 

  时间:8月2日上午8:30———12:30地点:本报五楼会议室参加人员:刘析(西安高级中学校长)王月和(西工大附中副校长)李鸿(陕师大附中副校长)陈正伦(西安市四中校长)王莉(西安市八十三中副校长)李建民(西安远东一中副校长)王加奇(西安铁一中校长)王心(家长代表)刘女士(家长代表)王瑞萍(家长代表)马先生(家长代表)郭先生(家长代表)李先生(家长代表)张先生(家长代表)赵先生(家长代表)黄先生(家长代表)崔先生(家长代表)

  议题:中学择校收费问题研讨 
   

  编者按学校乱收费已不是一个新鲜话题了。近年来,每到开学前后,各种名目的高收费、乱收费便成为社会关注的一个焦点。同时,教育、物价等政府有关部门也忙得焦头烂额,收费—检查—收费—检查……几乎成了年年不变的一个模式。群众年年喊,政府年年发文,乱收费年年在收。学校乱收费缘何难以终结?为此,本报特邀部分中学校长及学生家长举行了“中学择校收费问题研讨会”,寻求解决症结的良策。  

  1、择校是一种“进步”? 

  校长们认为,今年家长对学校“乱收费”的反映非常多,其实学校和家长一样无奈,由于家长们的“择校”,学校各自收费没有统一标准,因而造成今年招生的不规范。 

  李建民(西安远东一中副校长)高中属于非义务教育,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择校是必然趋势,是一种进步。造成这种现象的最终原因是人才的竞争。由于就业竞争的压力越来越大,同时,许多学生还承袭着家长未实现的大学梦,所以,择校是不可避免的。一些家境比较好的学生,择校范围已不再局限于本省,不少有条件的家长甚至把孩子送到国外。择校,是学生和家长的一种权利。 

  李鸿(陕师大附中副校长)高中热是伴随着高校扩招而引起的。高校扩招后,上大学相对容易了,升学比例达到60%左右,而初中升高中的比例却不到40%,“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状况,自然由上大学演变成上高中。尤其是上了重点高中里的名校,就意味着上大学没问题了。 

  有了择校,“乱收费”就产生了。对于“择校收费”,校长们认为是“合理的”。 

  刘析(西安高级中学校长)择校方式有这么几类:关系择校、权力择校、实力择校和交费择校。在这些择校方式中,尤其以条子生(关系生)让很多校长头痛。我们可以让很多有实力的学生通过择校的方式来我们学校,但也有相当大一部分学生是通过关系来择校的。每年到七八月份,别人都说我们校长特别“火”,“学校是坐在那儿收钱的”,却不知道各种条子多得几乎可以“用秤来称”,我们校长一直在“躲”。比较而言,大部分家长都认为通过交费来选择学校是合理的。实际上,学校最欢迎那些“实力择校生”,学习成绩好的学生,还可以跟学校讲条件。 

  王月和(西工大附中副校长)其实西安地区在择校方面的观念还比较落后,像上海市的中学把择校都搞到全国范围了,现在外地学生要到上海上中学,进校要先交10万元,除此之外,每学期还要交2000元学费,却吸引了不少来自全国各地的学生。 

  校长有校长的解释,家长有家长的怨言。虽然家长们也认同择校是不可避免的现象,却表示择校乱收费带来的负面影响对下一代的身心伤害是不可忽视的。 

  王心(家长代表)想想看,十几岁的孩子一个个都开始皱起眉头,失去了孩子应有的天真烂漫。我们孩子今年中考考了436分,超过了普通中学380分的录取底线,一家人都感觉不错,但到学校报名却要交1.2万元!最后孩子放弃了第一志愿,而选择了另一所中学。我就告诉孩子,这件事让他接触到现实生活,也算是对他的一种磨练。平心而论,我们都认为学校收钱太多,该收多少我们不知道,但收这么多就感觉不合理! 

  据我了解,西安普通居民的年收入只有数千元,一下子为娃上学就交这么多,谁能承受得了?孩子也认为给家里带来的负担太大,情绪很低落,还说活着没意思。如果这样下去,我真害怕孩子的心灵会发生扭曲,对学校、家长、老师以及社会失去信心,甚至形成“金钱第一”的错误价值观。现在学校都这样收钱,以后孩子上学出来,赚钱的手段恐怕会更黑! 

  2、择校该怎么收费 

  选择,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择校也同样。但是,择校的“代价”是多少?目前还没有一个标准,多是由学校自己定价。一般而言,1分最少都是200元,还要定底价。一个学生择校下来,少则上万元,多则数万元。于是,家长喊“太黑了”。但校长们解释说学校收那么多钱并不是随意而定的,而是由教育成本和“优质优价”决定的。 

  刘析(西安高级中学校长)从全国来看,对扩招生收费低的有3万,高的有5万。如果只计算运转成本,西安高级中学的一名学生年教育成本为8000元,但依据去年出台的政策,扩招生参照借读生标准来收费(重点高中一年2000元,3年6000元),这样扩招进来的学生是肯定享受不到优质教育的。因为学校并不是加个座位就行了,还需要增加教室,要增加设备、招聘优秀教师,这些都是需要经费来支持、来投入的。没有经费,如何能保证优质教育? 

  据了解,在高中教育方面,西安市的投入和规模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列倒数第一名,只有一项指标位居前列,就是在校学生人数排在第2名。但在学校经费方面,政府下拨的就是工资,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经费。投入少和经费缺乏,导致优质教育资源奇缺,择校问题突出,让学校在扩招生方面陷入尴尬。 

  陈正伦(西安市四中校长)教育是一项长期投资,简单而言,学校现在的校舍是以往几届学生的贡献,并不是说家长交了钱学校就拿来用。一些家长总觉得学校现在是随意收钱,用学生的钱来盖楼、发福利,这种想法也很偏激。事实上,作为事业单位的学校,采用的是收支两条线,学校收了钱要上交财政部门,还必须是当天收钱当天上交;而每项开支,特别是大型校舍建设都要经过层层报批,再由政府采购中心统一投标采购,审核是相当严格的。 

  李建民(西安远东一中副校长)家长们之所以反映这么大,我觉得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家长一时适应不了从“不掏钱”接受义务教育到“掏钱”受高中教育的转换过程。小学、初中都是义务教育,而高中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费用肯定比较高。另一方面,为了让一些家长“知难而退”,学校有时也是随意报出高价,实际上是想以此挡住家长,特别是条子生、关系户以及分数很低却仍要挤进来的学生。 

  对择校花钱家长们表示理解,家长们强调“对扩招生收取比其他学生高的费用可以理解,但收费得有个度”。同时,学校收钱也得讲“诚信”,不能开始说“不用交钱就能录取”,后来又说“交3万元才能上”。 

  王瑞萍(家长代表)我孙子报了西安六中,一开始学校让家长交1.5万元,后来提到1.8万元,最后又说孩子分数不够线,要交3万元,并且还只能上联办班。我觉得今年西安学校收费反映这么大、矛盾这么激烈,就在于个别学校不讲信用。 

  去年高考作文题考的就是“诚信”,可见这一问题已引起社会各界的注意,在社会上出现一些不良现象的情况下,诚信尤为重要。特别是学校和老师,自己说话都不算数,怎么去教育下一代!分数不够要交钱,可以理解,关键要看收多少、怎么收。学校不是自由市场,说涨价就涨价,这么做的结果,只能使家长和学校的矛盾激化,一些原来能上别的学校的孩子却被收费问题耽搁,到最后哪所学校都去不了。 

  郭先生(家长代表)我的孙子今年升初中,就得掏近万元钱,给他交完钱,我一年的养老金就没了。这几年,西安市的物价基本没变,甚至还降了。可学费却在飞涨,几乎是翻了好几番,有的学校前年八千,去年1万、今年最低1.5万,差1分就要交1000元!相比而言,学校收费的涨幅太大了。学校毕竟不是自由市场,在收费时应该有个度,应当考虑大部分家长的承受能力,不能脱离西安的实际情况去收费,毕竟大部分群众都不是大款,教育的目的也不是挣钱。应该用价格听证会的形式,根据西安的现实情况,照顾各方的利益,确定一个合理的收费标准。 

  3、限制“乱收费”亟须政策出台 

  校长们说,对学校每年都因收费问题而成为社会指责的焦点,也有一肚子委屈。如果没有相关的政策出台,明年还会出现相同情况。呼吁政府有关部门尽快出台“三限”方面的政策,对高中扩招进行规范和引导。 

  刘析(西安高级中学校长)政府在高中教育方面的投入和政策支持的力度还不够。投入少和经费缺乏,导致优质教育资源奇缺,面对择校压力,以学校现有资源是无法承担的。普遍来说,目前西安市的高中都在超负荷运转。国家前两年出台过高中扩招的“三限”政策:即限制人数、分数和钱数(交费标准),由于我省目前尚未制定明确的“三限”,西安市一些高中扩招生都超过了20%的比例,因为学校没办法,挡不住。 

  王莉(西安市八十三中副校长)西安市中招的择校问题已陷入一种严重的“怪圈”,每年这个时候,就会出现收费问题。我想如果“三限”政策定了,择校收费有明确合理的标准,家长和学校都可以共同参照执行,大家也就不会反响这么强烈了。所以建议有关部门能尽快出台相关政策。 

  郭先生(家长代表)我认为,教育也是市场,掏钱也应该,学费应该涨,但应当有个规矩,对于收费问题,家长、学校和政府部门都不能回避。政府有关部门应该尽快出台相关政策。教育产业化决不等同于学校企业化,学校不是企业,收费也不能像自由市场,必须有规矩来限制和规范。因此学校收费要有个度,而政府有关部门不但应该“睁开眼,还要睁开两只眼来管这事”,“不要为难校长,也不要为难家长”。 

  4、学校招生应增加透明度 

  对于校长们讲的学校难处,家长们表示都能理解,说可以接受让孩子交费择校的现实,但是学校在招生中的不公开、半公开行为,家长们很难接受。 

  家长们认为,招生过程中学校应该增加透明度、公开录取分数线和扩招线,这样既能使家长心中有数,又能减少矛盾,避免家长对学校产生不必要的猜疑。 

  家长代表王瑞萍举例说:“如果说学校计划200人,结果只招了180人,20个名额留做收费或关系生,我们怎么会知道这个学校到底有多少扩招名额!家长只希望学校公开招生收费,这样我们就知道孩子上没上线。上了线,不用交钱;没上线,家长要么让孩子报其他学校,要么心甘情愿掏钱。” 

  王瑞萍还认为,十六七岁的学生还是孩子,对自己能力的估计没有高中生准确,“初中小孩毕竟不是大人,因此中考估分不能和高考估分一样看待,这样的事让他们来做有些难,今年我知道的好几个初中毕业生就估错了分。我觉得,能不能从明年起,让初中毕业生知道分数后再填志愿。”此外,中考只能报一所重点高中,增加了孩子填报志愿的风险,一旦失误,要么没学上,要么花大价钱,希望这些现实问题都能在明年招生中得到改善。 

  5、家长应该转变观念 

  社会需要各个层次的人才,除了上高中考大学外,对于上职业学校,用人单位和家长都应该转变观念。 

  毫无疑问,在“乱收费”方面学校有责任。但部分家长自身对孩子上学的认识、期望,也对“乱收费”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西工大附中副校长王月和认为,在政府出台择校收费相关政策的同时,家长的观念要转变。其实社会需要各个层次的人才,除了上高中考大学外,对于上职业学校,用人单位和家长都应该转变观念。这一观点需要家长和社会认真思考。现在南方城市里,一些初中毕业的孩子并不是全要上高中,而是上中专、技校之后,就到企业去上班。而西安的一些学生就不报考中专,都被迫挤到了高中的“瓶口”,不光是重点高中,连普通高中都被学生堵满了,挡也挡不住。除了上高中考大学外,上职业学校、中专、技校,或许更适合一些孩子,比如有些孩子坐不住,不爱钻研,但动手能力强,上中专、技校更有利于其发展和就业。 

  后记陕西高中跨越式发展已列入政府日程 

  就在本报研讨会举办的同时,8月1日至2日,为解决我省优质高中教育资源短缺、高中入学难、办学难的问题,省委省政府在咸阳、宝鸡召开了全省高中建设工作现场会。 

  省委副书记张保庆在会上强调,我省目前有高中生53.1万人,到2005年,预计将达70万,普通高中就学问题将更加突出。加快普通高中建设势在必行,各级政府及相关部门要为普通高中建设倾斜政策,力争在较短时间内,使我省高中建设跨上一个新台阶。 

  副省长陈宗兴指出,在高中不能满足需求的情况下,适当的收费是必要的,这能为基础教育创造良好的发展条件。要搞活全省高中办学体制,必须形成公办、民办、企办多种体制并存的多元化办学格局。企业办校,在保证国有资产和教育资源不流失的情况下,可以个人办学、团体办学、中外合资办学等;公办中学在3年内争取初、高中分离办学,初中继续实行义务教育;在公办学校不足的情况下,要大力发展民办教育。 

  会议提出:“十五”期间,我省要重点建设15个国家级示范高中,80个省级重点高中。 

  本报记者华杉/文继颖/图 

相关资料 

  ■今年6月17日,《中国教育报》头版头条报道了辽宁省用“三限”管理规范高中择校的具体办法。其中规定沈阳、大连、鞍山三个城市的省重点高中每生三年不得超过3万元,一般高中不得超过1.8万元。其他各城市的省重点高中每生三年不超过1.8万元,一般高中不得超过1.2万元。 
  ■浙江省首批教育强市诸暨市,1994年为发展高中阶段教育,大胆采取“教育成本分担”策略,在浙江省率先推出招收50%高中交费生(择校生)的办法(目前这一比例已提高到65%)。仅此一项政策,全市所有公办普通高中,平均每年筹资3000万元以上;2000年,公办普通高中收费总额达6000万元,职业高中收费总额达1200万元。这使诸暨市的高中阶段教育在不增加政府投入的情况下,实现自我积累和自我发展,教育规模迅速扩张,使初中毕业生的升学率由1993年的32%跃至2001年的89%。 
  ■我省省级重点高中仅40余所,西安市的重点高中不足30所,而江苏省重点高中已达310所,占全省高中的百分之三十六。



—— 华商报 
 


  (发稿时间:2002-8-5    阅读次数:67)     
 
 
 
 
返回首页 | 网上政务 | 教育技术 | 招考专题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