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青少年心理|感动中国|诚实守信|文明生活|中国式道德|师德医德|职业道德|行为习惯|文明历史
文明公民|欺诈拐骗|勿忘历史|父母子女|性道德|礼仪规范|社会瑕疵|红色教育|学术言论|政策动态|道德测评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教育 >>社会暇吡
87岁老人捡食垃圾为生 亲生女住咫尺之遥楼房
http://www.cso365.com  2006-5-5 17:42:10   中央电视台《道德观察》  
      这是一个沉重得让人窒息的故事,这是一个折磨人心灵的故事,这是一个让善良人不敢相信的故事。福山区一名87岁高龄的老人靠扒拉垃圾桶填饱肚子,老人居住的简陋窝棚距离自己亲生女儿的楼房只有咫尺之遥……

     很多三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整天为工作忙碌打拼,难得有机会和父母聚在一起,尽尽孝心,他们羡慕那些能和父母亲生活在一起的人。但是烟台市福山区有一对父女,不光住在同一小区,而且父亲住的地方,离女儿那幢居民楼相隔只有五米,可是父亲竟然一直不知道女儿住几楼几号。
 
      A 女儿的楼房父亲的窝棚
 
      在福山区某小区,人们经常会看到一个满身污垢的老人到垃圾箱里去捡吃的。记者得到线索赶到的时候,发现几个小姑娘围在老人身边,要给他点钱,但老人却把钱扔掉了。一位小姑娘说,她看见老人捡面条吃,看他可怜。
 
      老人住的地方是在楼下搭的一个窝棚,宽一米六,长不到两米,只能搁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没有窗户,也没有风扇。一位邻居说,夏天晚上蚊子多,咬得睡不着,白天老人坐在在石凳上一会儿就迷糊过去了,一次从石凳上摔下来,满脸是血。一位大娘告诉我们,老人的女儿就住在后面那幢居民楼,街坊邻居们都以为他们不是亲生父女。但老人从来不说话,邻居都以为他是个哑巴。
 
      可能老人真的是又聋又哑,不管记者怎么询问,他始终一声不吭。我们只能先想办法找到他的女儿。挨家挨户地打听,大概是怕影响邻里关系,整座楼的居民都推说不认识。有人悄悄告诉我们,晚上老人的女儿会过来给他送饭,我们决定一直等下去。这时候已是下午三点,我们给老人买了些吃的,可送过去却被他推到一边。后来他可能实在饿得受不了了,开始一次次走向垃圾箱。一会儿,老人从垃圾箱里找到一块西瓜吃起来。看着这样的情景,在场的每个人都经受着折磨。我们盼望着天早点黑下来,盼望着老人的女儿早点来送饭,没想到却盼来了一场暴风雨。雨越下越大,老人一点点地挪动位置,可是房檐下面已经找不到能避雨的地方。记者劝老人上车,被拒绝。我们只好送给他一把雨伞,但很快伞就撑不住了。司机冲出去,强行把老人拉上了车。就在这时候,老人竟然开口讲话了:“我是这后边的。”记者问:孩子在不在家?老人:没有。记者:去哪儿了?老人又是沉默。
 
      暴雨下了半个多小时,我们利用这个机会,打听出老人的身世。老人叫白永庆,今年八十七岁,家住栖霞市唐家泊镇某村。白永庆的老伴儿十七年前因病去世,给他留下两儿三女。俩儿子一个进了监狱,一个在外地打工,这些年老人只好在三个女儿家轮流住。住在这个小区里的就是他亲生的小女儿。
 
      为了掌握更多细节,我们多次往返栖霞和福山,直到第四天下午,我们才与老人的小女儿白小凤不期而遇。我们的摄像师正在拍摄时,白小凤刚好站在窗前浇花,看到我们后,她马上意识到,这次采访肯定和她有关。
 
      白小凤的家在福山区某小区一套房内,房间面积75平方米,水电煤气一应俱全;而她八十七岁的老父亲被安置在楼下不到三平方米的小棚里。今年三月份,白永庆从栖霞的大女儿家搬来这里,可直到现在他也不知道,女儿家住几楼几号。白小凤说,她没领父亲上来,是因为他上来也不知道是哪个门。而她的邻居说,白小凤通知了邻居不要告诉他爸她在哪儿住。
 
      B女儿没给父亲留下预算
 
      白小凤为什么这么排斥自己的亲生父亲,为什么坚决不肯和他一起住?白小凤的解释是,白永庆上了岁数,又有点老年痴呆症,整天稀里糊涂的,而且特别邋遢,不爱干净,让她们一家人不能容忍。白小凤说,父亲从来不洗手不擦手。和白小凤所说的恰恰相反,我们注意到白永庆有一个习惯,每次扒拉完垃圾箱,或者吃完东西,他都会从口袋里摸出一块破布,从指甲开始,一点一点地擦拭双手,尽管那块布,和他身上的衣服一样,已经脏得不成样子。
 
      那场暴雨之后,白永庆曾换过一次衣服,不过他只换下来一条裤子,没换上衣,也没换鞋和袜子,坐在床头瑟瑟发抖,他不是不想换衣服,而是根本没衣服可换。他所有的财产都堆放在这间小棚里,加起来不会超过一百块钱,站在这间小棚门口可以望见白小凤家的阳台,那栋房子价值十一万。
 
      白小凤说:“我家里情况不好,房子11万,首付2万,还贷一个月750,他一个月挣1200,我才挣480,托儿费200,孩子要吃零食,要保证营养,一天得二三块。”白小凤夫妇的收入,在烟台市区属于中下水平,他们要还贷款,要抚养儿子,负担确实很重。为了证实这一点,白小凤给我们算了一笔经济账,她算得非常详细,连给儿子买零食的钱都没有遗漏,却惟独漏掉了自己的父亲,她没给父亲留下任何预算,其实只要省下买一把玩具枪的钱,就可以给老人添一条蚊帐,让他不用再忍受蚊子的叮咬。
 
      对老人没有蚊帐一事,白小凤的解释是:他不要,你放下他就弄一边。但记者在老人所住小棚的墙上,根本就没找到钉子,连钉过钉子的痕迹都没有。白小凤为什么非要在挂没挂蚊帐这件小事儿上说谎呢,因为这个细节把她刚才算的那笔经济账完全推翻了,家庭困难只不过是借口罢了,你再穷,再困难,一条十几块钱的蚊帐总买得起吧?不过白小凤说,这不能全怪她,因为白永庆对他这几个孩子一直就没什么感情,没尽到责任。
 
      C 父亲的疼爱只换来冷漠?
 
      白永庆对自己的儿女究竟有没有感情?他是否尽到了当父亲的责任?在白永庆的老家栖霞,我们采访过不少村民。村民们反映,白永庆最喜欢的正是白小凤。白小凤十岁的时候,母亲就去世了,是白永庆辛辛苦苦把她拉扯大。1992年,白小凤不顾父亲反对,和本村一个青年谈起了恋爱,没想到男方几个月后被捕入狱,白小凤事后离开村子,来到烟台打工。白永庆就是因为这事儿受了刺激,变得有点儿精神恍惚,再也不能下地干活。可见白永庆当年是多么心疼白小凤,而十三年后的今天,白小凤却对父亲异常冷漠,甚至任凭他从垃圾箱里捡东西吃。
 
      白小凤说:别人家老的还能帮着干干活,他倒好,只会添乱,乱丢东西。对父亲从垃圾箱里找东西吃,白小凤表示不理解:“有一天5楼老大娘说,她媳妇给他袋奶喝,他就不要,宁肯捡垃圾吃。人家给的不比垃圾里的好吃?送不送饭都捡垃圾,就是老年痴呆。”白永庆从垃圾箱里捡东西吃,究竟是因为老年痴呆症,还是饿得实在没有办法?我们和白小凤一起看了一段前一天我们拍摄的镜头:
 
      整个上午老人都没靠近垃圾箱,下午两点时,老人开始从垃圾箱里捡东西吃。假如他是老年痴呆,两点之前为什么没见他去扒拉垃圾?记者问白小凤给父亲送的什么饭?她说:一般是大米饭和汤,早晨多给他点。记者:“昨天你觉得够不够?”“也许他喝汤不饱,两点就饿了。”记者:“你这是第一次看到父亲捡垃圾吃吗?”白小凤:我没有时间。
 
      看这段镜头的时候,白小凤脸上的表情非常平静,或者说根本就没有任何表情。该小区许多居民的反应,却和白小凤这个做女儿的完全不同。一位居民说:老人有时候走着还哭,真可怜。白小凤则称,良心上,她没感觉到对不起父亲。在三个女儿当中,她还算不错的,她二姐送饭还没有她及时。白永庆的二女儿嫁到了外村,她不愿意把父亲接到身边,路程又这么远,不可能天天去送饭,所以对白永庆也经常饥一顿饱一顿。老人饿了就扒拉垃圾箱,吃烂苹果。
 
      D父亲并没抱怨女儿
 
      村民告诉我们,白永庆的三个女儿对老人都不怎么样。那么问题究竟出在父亲身上,还是女儿身上?女儿们列举了老人的种种不是:打老婆,不干活,等等。可是在白小凤老家栖霞采访的时候,记者听到的却是完全不同的声音。有时候我们甚至有点怀疑,我们谈论的究竟是不是同一个白永庆。村民们的评价是:能干活,小女儿小,都是他照顾;出名的能干活,老婆死了以后,两间房子都是他亲手盖的……
 
      白永庆身无分文,又长期患病,对儿女们来说,他逐渐变成了一个沉重的包袱。在当地农村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父母年老以后,通常都是由儿子抚养,而白永庆的两个儿子,一个进了监狱,一个在外地打工,结果照顾父亲的责任,就落到了这三个女儿的身上,这让她们感到不公平。白小凤说:三个女儿一人轮4个月,要是儿子在,就不用轮这么长时间。
 
       当白小凤进行加减乘除运算的时候,她九岁的儿子就坐在同一个房间里。我们担心这个孩子长大以后,也学会了这种冷漠的计算方式,而把爱心和责任感统统抛之脑后。下面这段镜头足以证明,这种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记者发现,孩子竟然用脚踢自己的姥爷。对此,白小凤说:“我儿子不叫他姥爷,你踢他一脚,他就溜溜地回来了。”白小凤似乎并不担心,有一天,儿子的这一脚会踢到自己身上,所以她才会如此轻松地说出下面这段话:要是我有这样的病,给我饭吃就不错了。
 
      自始至终,白小凤都觉得自己无可指责,而她的父亲也没什么可抱怨的。的确,街坊邻居们从没听白永庆抱怨过女儿。不过福山巡警大队的民警杨永成说了一件事:今年5月5日,白永庆在福山新东花园附近迷了路,他们想把他送回家,可白永庆却怎么也不肯上车。问他为什么跑出来,他说女儿不养他。这是白永庆惟一一次在外人面前提起自己的女儿。(文中人物为化名)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