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青少年心理|感动中国|诚实守信|文明生活|中国式道德|师德医德|职业道德|行为习惯|文明历史
文明公民|欺诈拐骗|勿忘历史|父母子女|性道德|礼仪规范|社会瑕疵|红色教育|学术言论|政策动态|道德测评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教育 >>师德医德
东四医院被疑操纵白血病患儿家属跪谢事件(图)
http://www.cso365.com  2006-5-5 17:42:10   北京娱乐信报  
 
                                          患儿家长手写“跪谢”实情图

 

                                       3月7日有媒体在重要版面报道了“跪谢”事件 图

     “跪谢”事件被指医院操纵 中国红基会称将介入调查

  京城各大媒体3月7日、8日争相报道的“贫困家庭白血病患儿家属跪谢医院”一事,遭到“跪谢”当事人的强烈质疑。更有部分家属向记者指证,所谓“跪谢”是在东四医院有关人士“得对得起医院,同时为了获得更多捐款……”的授意下完成的。记者经过近一周的调查,发现在“跪谢”的背后,围绕白血病患儿的捐助和救治,温情的过程竟然有着一系列的蹊跷和诸多的不尽如人意。 
 
      从之前医院的“来者不拒”,到最后的劝退离院,慈善的谢幕竟会这般生硬……

   跪谢

  “你们得对得起医院”

  “其实我们不想说这个(跪谢),就算医院不让我们这么做,我们也会对社会的救助表示感谢,可现在(医院)前后态度反差太大,我们不能不怀疑这里有问题。”患儿查智才的母亲说。3月30日,记者在东四医院见到3月7日接受了1万元救助款的4名患儿家长,虽然大家不愿再提那天跪谢的事情,但面对眼前的种种困境,他们开始觉得事有蹊跷。

  患儿父亲徐明华拿出了曾对此事进行报道的报纸,这张报纸以“跪谢”为题报道了白血病患儿家属在接受救助款时,11名患儿母亲突然集体哭着下跪,向在场的嘉宾们磕头感谢。同一天,京城其他媒体也对此事进行了重点报道。

  “接受这笔钱的头晚,医院住院部的牛主任曾经找过我们。”患儿父亲王占飞说,“3月6日晚上,也就是接受捐款的头一天,我们这些家属被牛主任叫到一起,他说‘明天红十字基金会给你们那1万元的时候,应该同时下跪让媒体照,让红十字基金会再给你们(申请)下一批(救助款)’,读者看了以后也好给你们捐款。”而在第二天捐款现场查远茂的爱人听到一名身穿白大褂的院方负责人对大家说:“你们得对得起医院!”

  另一名接受捐助的患者家属说:“他们说要引起社会的关注,还能为我们捐更多的钱……”

  “捐钱的时候,能哭就哭”

  记者在随后的采访中,又向另一名当时在场的患儿家属周先生(化名)询问时,他说:“这个嘛,咳,确实有这么回事,我当时还听到牛主任说‘没接受钱之前你们得控制一下(情绪),等捐钱的时候,能哭就哭,让能抱大腿的抱大腿’。”这名患者家长还一再向记者表示,现在孩子还没有出院,讲出这件事怕对孩子继续医治不利。

  对于跪谢,4名接受1万元救助款的家属表示:“其实医院不让我们这样做,我们也会感谢这些好心人的,现在就算不捐给我们钱,我们也要感谢救助我们孩子的好心人们。”有了操纵的痕迹,“跪谢”事件已经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感恩。

      跪乞

  要捐助先得整出点动静

  来自吉林的患儿姥爷曹树银求助到医院时,已是“跪谢”事件被媒体报道后的事了。 
 
     
3月28日,曹树银一家四口为了给孩子筹钱治病到街头乞讨,但做出这个决定前,他还是找到了医院,但是得到的回复却出乎意料。

  曹树银说,就在一家人决定为了给孩子筹治病钱到街上跪乞前,他求助到医院院长处,询问申请救助金的事时,却得到出乎意料的答案:“院长当时就说你才来几天,你不像没钱的,得到捐助的那几个患者,他们比你困难,其中有一个都自杀了,我们才给他救助。”“我说非得整出点动静吗?院长说对,就得整点动静。”曹树银说。

  “医院让我们跪街求助”

  第二天,院方的两名主任和护士长就告诉曹树银一家,让他们出院。曹树银回忆当时的情景生气地说:“他们当时让我们去收容所。”他说,在协商中他请求院方再给点时间,院方出面的医务部张主任、护士长和住院部牛主任表示最多给两天,曹树银说:“他们还给我出主意到人民医院跪街求助。”而在这个时候,曹树银说他并没有欠医院一分钱,最危难的时候医院里给孩子治病的账户上还有500元钱。

  个人募捐要全交给医院

  与其他患儿无钱继续医治的境况不同的是,曹家一家四口在街头跪乞后便得到了社会各界的捐助,两天的时间接到各方捐款2万余元,而此时院方非但没有再劝他们离院,反而找到曹树银,让他把到手的捐助款全部交给医院。

  曹树银疑惑地告诉记者:“捐给孩子的钱,我们肯定要用在治疗上,就算他们不要,我们也会给的,可是现在医院专门贴出了通知,如果有捐款的人来,就要交到医院医务部、财务部,如果我们离开医院,就算剩下捐款也要留在这里。”

  3月31日下午,记者来到东四医院。在封闭的玻璃上记者找到了患儿家属指称的管理规定,这张名为《救助贫困白血病儿童捐款的管理规定》虽然没有盖该院公章,但落款为东城区东四医院。“规定”给出了院方捐款基金的账户,还留下了该院医务部和企划部的电话。

  曹树银说,这样的规定让很多家长费解,也不清楚医院如何有权力来管理这笔钱,又是哪里授权医院可以管理患者得到的捐款。

      反应

  红基会:很震惊

  记者了解到,1月13日,东四医院正式挂牌成为中国红十字基金会唯一一家救助贫困白血病儿童中西医结合定点医院,红基会宣传部长王世涛证实,在获得小天使救助基金的捐款时,就医于东四医院的贫困家庭患儿确实有优先权。 

 
      昨天晚上,记者通过电话将家属陈述的跪谢事件告诉中国红十字基金会有关负责人,宣传部长王世涛在电话那头表示震惊。

  记:3月7日11名贫困白血病患儿家长在东四医院接受救助款时,家长指称跪、哭是院方让他们这么做的,而且表示如果这样做,一方面对得起医院,一方面可以让基金会拨下一批款,还可以得到社会的关注。

  王:啊?(震惊、沉默几秒后)怎么会,我们根本就不知道。

  对于王部长的两次震惊,记者确实可以感到他对于这件事的诧异。“我们向社会募集捐款真的是希望帮到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真的不希望这样一些事影响到公益事业的健康发展。”王部长说。同时他指出对于家长的质疑与反应,红基会会介入调查。

  东四医院:不知情

  由于东四医院两名院长表示不接受记者采访,并安排企划部负责人李林负责采访事宜,于是记者就跪谢事件向李林进行求证。李林表示自己3月7日也在接受捐款的现场,“但不知道(为什么出现集体跪谢场景),可能是家长发言时候,说到感动的地方,家长们……”,记者问到曾不止一个家长告诉记者接受捐款的前一天,有工作人员表示要对医院和红基会有所表示,李林称他并不知道有这种情况,“现在家属的看法比较偏激,还说我们医院承诺过吃中药就能治好白血病,我们不会承诺的!”他说。

  当记者问及与医疗业务有关的问题时,李林则表示,自己无法代表两位主任作答,即使作答,也无法负责。

      劝退

  院方开出各种优惠条件

  记者进行调查的过程中,院方曾经几次要劝退查远茂。 
 
     查远茂告诉记者:“你们第一次来医院的时候,当晚他们就找到我,说如果当晚能出院,欠医院的1900块钱就不用交了,还要给我出回家的机票,如果第二天走,1900块钱要还,但院方也出回家的机票,住院证却要等我们走后才寄给我们。”对于院方这样的做法,一家人没有认同。

  事隔3天后,4月2日晚院方又派来代表称:“会以个人名义向欠费的患者家属捐助回家车票或机票费用。”

  出院

  患者无钱医治踏上归途

  昨天14时许,记者在东四医院三层血液科病区的304病房见到了即将离院的患儿王欣文,为防止路途中感染,母亲用两层医用口罩将小欣文的脸挡得只剩下大大的眼睛。

  父亲王占飞说,已经补交了所欠医疗费用,而昨天办理出院手续的时候,医院退出余额780元,并以医护人员捐款的形式给予王占飞一家人3000元的捐款,同时在收到捐款的收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14时30分,王占飞把出租车叫到医院门口,专程来接他们的舅舅把小欣文背下楼。出门前,邻床的弟弟查智才要求和小哥哥合影,两个孩子都面庞苍白却挂着灿烂的笑容,也许分别来自内蒙古和新疆的小病友再见面,很难。

  送走小病友,8岁的查智才看母亲整理行装,他将随父母返回新疆。由于无法负担医疗费,父亲查远茂也只得带着儿子回老家再想办法,“我没出去玩,以后不能来了,要回去治病。”孩子用稚嫩的声音告诉记者。

  家属质疑药费浮动幅度大

  “前几天欠了1900多块钱,孩子的药就停了,我们坚持不走,几天后,他们又给上药,上了三天的药,我们一共欠医院4000多了。”欠医院的钱,已经成了父亲查远茂的心病,总是惦记着,而昨天出院的住院费用清单上,他需要补交的费用,成了2894.92元。见他无力负担,院方表示,他们的欠款由医护人员的捐款抹平,并以医护人员捐款的名义补贴他1500元作为返程路费。

  按说欠的钱少了是件好事,可查远茂的心里却纳闷医院的费用何以浮动幅度如此大,“现在这2800多元可以免,欠了1900元,为啥非给停药啊!”他的疑问没有得到答案,他也只能乘坐38小时的火车返回老家,行程中他只给儿子买了张卧铺票,夫妇俩坐硬座回去。

  北京娱乐信报记者 王萌 任宏 文/摄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