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青少年心理|感动中国|诚实守信|文明生活|中国式道德|师德医德|职业道德|行为习惯|文明历史
文明公民|欺诈拐骗|勿忘历史|父母子女|性道德|礼仪规范|社会瑕疵|红色教育|学术言论|政策动态|道德测评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教育 >>红色教育
回眸抗战中的延安
http://www.cso365.com  2006-5-5 17:42:16   新华网  
    新华网西安 (记者于绍良、孙彦新、梁娟) 题:宝塔山上的灯光——回眸抗战中的延安
 
    漆黑的寒夜里,狂风夹着雪粒打得人睁不开眼睛,几个学生模样的年轻人互相搀扶着,艰难而又紧张地行进在黄河的冰面上……历尽千难万险,这是最后一关,明天他们就可以到达心中的圣地——延安。
 
    六十七八年前,这样的场景,在中国母亲河上,是经常上演的一幕。
 
    民族危亡关头,哪里代表着中华民族的前途?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把国民政府战时的陪都重庆与共产党人聚集的延安作了比较之后,在新加坡的万人大会上说:“中国的希望在延安!”
 
    1937年1月13日,中共中央进驻延安。从此,这个偏僻的陕北小城,成了指引中国人民抗战胜利的灯塔,成了代表着光明与进步的圣地。
 
    百年积弱叹华夏 民族希望在延安
 
    “七七事变”后,侵华日军猖狂叫嚣:三个月内灭亡中国。
 
    敌占区的亿万同胞沦为“亡国奴”,大后方的人民即使尚未遭受侵略者的蹂躏,也为前方战场频频失利的消息而迷茫。
 
    愤怒、痛苦、绝望的中华儿女,从深入到敌后的共产党人身上看到了光明和希望。
 
    一份1942年5月日本人出版的《华北共军现状》披露,北平大学生到大后方去的占20%,投奔解放区的则达70%。
 
    从国统区、沦陷区,从海外,大批有志青年和革命志士冒着生命危险,历尽千辛万苦奔着宝塔山上的灯光而来。他们当中,既有众多的大学生,也有诸如贺绿汀、丁玲等文艺界名人;既有600余位海外归来的华侨青年,也有200余位国际友人,还有国民党军政人员……尽管他们的出身、信仰、年龄、职业、文化程度、生活习惯甚至于语言各不相同,但他们不约而同地会集到了延河岸边,会集到了中国共产党的旗帜下。
 
    王唯真,当年就是从万里之外的菲律宾奔向延安的。在西安至延安沿线,国民党设立了许多关卡,截留出入陕甘宁边区的革命青年,把他们送往集中营监禁、残杀,或强迫他们充当特务。据不完全统计,因受到迫害而没能到达延安的青年,至少有上万人。“就是爬也要爬到延安。”曾担任过新华社副社长的王唯真回忆说,“吓阻,不但没能阻止人心的向背,反而更加坚定了革命青年的决心。”
 
    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主任张际春在1939年6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详细描述了人们奔赴延安的情景:他们“母女相约、夫妻相约、姐妹相约、兄弟相约、亲友相约、师生相约,以至官长与部属相约,结队成群地来到抗大”。
 
    曾在新中国成立后担任过总政治部文化部长的李伟回忆,当时,在800多里西安至延安的大道上,去延安的人结队成群,不绝于道,蔚为壮观,至今回忆起来,仍让人激动不已。
 
    一位华侨从哨兵口中得知“这已经是延安地界了”,激动得跪在地上捧起一把黄土,紧紧贴在自己脸上,说,“祖国啊,就剩下您这一片干净的土地了!”
 
    到底有多少人来到了延安,尚没有一个完整的统计。仅1938年5月至8月,通过八路军驻西安办事处介绍的,就有2288人。延安革命纪念馆副馆长霍静廉介绍,1938年、1939年是延安最多的一段时期,最多的时候一天就有1000人,那时延安的非生产人员达到了五六万人。
 
    八载干戈仗延安 延安干部遍天下 
 
    中国共产党关于抗日战争的一切大政方针,在延安产生;一切重大行动,在延安部署。延安,敌后抗战的指导中心。
 
    毛泽东曾说,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
 
    担负起凝聚全民族力量这一重任的,正是延安的中国共产党人。霍静廉说,翻开《毛泽东选集》中的一至四卷中159篇文章,有112篇写于延安,其中包括《论持久战》《论联合政府》等著名篇章。
 
    日军独立混成第四旅一名叫香川孝志的伍长在战斗中被八路军俘虏。他想用自杀来效忠天皇,却因为一本书而改变了命运。“这本书不能完全读懂,但我翻看了一遍,如雷击顶,真使我震惊。”
 
    令这位日本兵震惊的是,这本书的作者在战争的第二年就预见到将来的战略大反攻。就是在这本名叫《论持久战》的小册子里,毛泽东清晰而又有说服力地分析了战争的发展全过程,明确指出,中国共产党所提出的全面全民族抗战路线和持久战的思想,才是唯一能使弱国打败强国、夺取抗战胜利的正确的路线和战略总方针。
 
    敌后战场的战斗无时无刻无处不在,使骄横日寇陷入了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曾多次访问延安的斯诺写道:“最令人难忘的,是农民出身的普通士兵。尽管他们身上长满虱子,没分文军饷,忍饥挨饿,受尽凌辱,却以其不可思议的自我牺牲精神,使生命的价值弥足珍贵,一个伟大民族的谋求生存、自强不息的斗争也因而成为一项崇高的事业。”
 
    在历时8年的全面抗战中,共产党所领导的人民武装抗击了侵华日军的三分之二以上,以及几乎全部的伪军。
 
    20世纪80年代初期,美国纽约时报的记者来延安访问时,发出了这样的疑问:“当时的延安交通不便、消息闭塞,这种条件如何能领导全国的抗日斗争呢?”
 
    延安革命纪念馆讲解员回答:靠电报、靠干部。
 
    共产党人懂得,只能通过成千上万的干部去组织、发动、领导,亿万民众的伟力才会释放出来。
 
    进步青年和爱国人士历经磨难来到延安后,大都进入各类院校学习,前线将士也分期分批入学受训。延安成立了抗日军政大学、陕北公学、鲁迅艺术学院、中国女子大学、自然科学院、军事学院等30多所“窑洞大学”,短期或不定期的培训班更是数不胜数。
 
    培养一批,输送一批,“到人民中去生根、开花”。仅抗大八期12所分校培养的抗日军政干部就达10余万人。
 
    80岁的徐金山老人从小就生活在延安,他回忆说:“一到晚上,山上灯火辉煌,到处歌声嘹亮,都是唱歌的。夏天,延河水很大,河边男男女女洗衣服、洗澡。礼拜天很多人坐在河边,把脚放在河水里看书。都是忙忙碌碌,不是工作就是看书,街上几乎看不到有人在闲溜达。”
 
    毕业的学员总是希望能把自己分到抗日最前线,而那些被留在延安的往往都会闹情绪。有一个外地来的记者在延安参观后曾说:每一个窑洞里都装有若干“炮弹”,将来这些“炮弹”飞出去,就不得了! 
 
    或许,冈村宁次的话更能说明延安干部对抗日的贡献。这个担任过华北侵华日军总司令的日酋曾提出,宁可牺牲2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学员,50个日本兵换一个抗大干部……
 
    后来成了新中国空军政委的高厚良将军,曾是抗大第一期学员,他说,新中国成立后,全国各地、各条战线的高中级干部和专家教授等基本骨干,大多在陕北住过窑洞。开国将领中有7位元帅、8名大将、26名上将曾在抗大学习或工作过。1955年授衔时,“抗大人”占88%。
 
    民主革命之圣地 延安精神代代传
 
    纪念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之际,致力于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中华儿女,不禁想起了抗战中的延安和陕甘宁边区。
 
    斯诺1941年第三次踏访陕北时,延安旧城已被日军飞机轰成了一片废墟,他看到的是:“在城墙的外面,一个新的都市正在成长中,千百的建筑物连列于崖壁之间,或密布在无尽起伏的黄土间的小凹地,一层一层新开的窑洞,沿山边开着大口,有好几英里长。约有四万从事战时各部门工作的人,成天在那窑洞里进进出出。”
 
    毛泽东说,当时“陕甘宁边区是全国最进步的地方,这里是民主的抗日根据地。这里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磨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 
 
    抗战中的延安,政治民主、经济自由、文化繁荣,处处显示出政通人和、诚信友爱、生机勃勃的景象,正是中国共产党人建设和谐社会的起点。美国纽约《先锋论坛报》记者斯蒂尔在访问延安10天后感慨地说:“我觉得在延安的访问中,真正体会到了共产党常常说的为人民服务。要是我在延安住上11天,那我一定也会成为一个共产主义者。”
 
    ——政府构成实行“三三制”,即共产党员、进步分子、中间分子各占三分之一,民主选举政府领导人和各级政权,兼顾各方利益。原米脂有名望的士绅李鼎铭大半生不参加政治,不同意共产党的意见,在晚年却愉快地当选为边区政府副主席。徐金山老人回忆:“老百姓不会写字怎么选举?开选举会时,每个候选人身后放一个碗,老百姓想选谁就给谁的碗里放一粒豆子,谁碗里的豆子多谁就当选。老百姓把这种方法叫‘豆豆选’”。
 
    ——由于日军的反复大规模扫荡,飞机的频繁轰炸,以及国民党顽固派的封锁,延安及各敌后抗日根据地从1938年起陷入困苦之中。困境面前,延安没有奢望外援,而是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大生产运动。从毛泽东、朱德等共产党领袖到普通士兵、农民,人人有开荒任务,人人成了生产能手,毛泽东种的蔬菜除自己吃外,还送给周围的同志……
 
    ——抗战前,延安的文盲率高达99%。从幼儿园、小学、中学到大学,延安建立了完整的学校教育体系,到1945年已经有小学1395所。此外,识字班、夜校、读报组等社会教育方式遍及乡村。延安还成立了许多文艺团体和学术团体,《黄河大合唱》《白毛女》等一系经典的文艺作品正是此时登上了舞台。就是在窑洞中,延安建立了11个医院、75处卫生所。1944年7月,美国派出官方代表——美军观察组专程访问延安,看到的是这样的情景:民众与官员打成一片,路无乞丐,家鲜赤贫,服装朴素,男女平等,妇女不穿高跟鞋,不涂口红,文化运动极为认真,整个地区如一校园,青春活泼,与重庆相比,完全是另一世界。
 
    最让来延安参观的人感叹的,还是这里的平等气氛。1940年6月2日下午,朱总司令陪同陈嘉庚到抗大三分校参观。篮球场上正在进行比赛,一个学员看朱老总来了,跑过来要拉朱总上场打球,朱老总向陈嘉庚打了个招呼就在球场上和学员们你争我夺,玩得热火朝天。见此情景,陈嘉庚感叹地对陪同他的边区交际处处长金城说:“如果不是今天亲眼看到,我是难以相信的。贵党上下平等、亲密无间能做到如此程度,实在令人钦佩。”
 
    近年多次率领学员寻访延安的国防大学原校长邢世忠上将说,中国共产党人把延安变成了民主革命的圣地,也创造了传世的延安精神:坚定正确的政治方向,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艰苦奋斗的创业精神。
 
    穿越60年时空,宝塔山上的灯光所象征的那种伟大、崇高的精神,为今日的中华儿女照亮了前行的道路。(完)    
  相 关 链 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