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青少年心理|感动中国|诚实守信|文明生活|中国式道德|师德医德|职业道德|行为习惯|文明历史
文明公民|欺诈拐骗|勿忘历史|父母子女|性道德|礼仪规范|社会瑕疵|红色教育|学术言论|政策动态|道德测评
  最新招生信息
  热点新闻
  你现在的位置:网站首页 > 道德教育 >>父母子女
用“谎言”来编织的绝症之家
http://www.cso365.com  2006-5-5 17:42:16   重庆晚报  
     这是个极不幸的家庭。一年前,16岁的女儿患白血病住院,父母倾家荡产为其治疗,但不幸再次降临,半月前,40岁的父亲又确诊为癌症晚期。现在,父女俩住在同一栋病房大楼,父亲十二楼,女儿五楼。

  如今,对这个家来说,最美丽的就是谎言。当搬运工的父亲为不影响女儿的治疗,向女儿编造谎言,隐瞒病情;女儿知道全部事实,却在病情恶化之际要母亲告诉父亲“自己越来越好”。在这些谎言中,妻子或母亲是唯一的知情者,难以想象她承受了多大的打击,她曾无数次绝望,但又无数次站立起来,每次,她总是不断告诉自己:他们都会好起来,一切都会过去的……

  父亲向医生撒谎“我身体好得很”

  昨天,阳光很好。在西南医院内科大楼十二楼的肿瘤病房,刚入院的郭兵反复向医生说:“我身体好得很,根本不用住院检查。”

  郭兵已被确诊为癌症晚期。争执半个小时,医生没有同意他的请求。这时,郭兵把气发在妻子邓琼华身上:“说了不住院,你非要我住,是不是钱找不到地方花。”几句重话下来,妻子一下子捂住脸大哭起来。

  哭了一阵,邓琼华起身要走,不想刚一抬脚,皮鞋裂开一条大口,她赶紧把裤脚往下拉了拉,遮住,然后气呼呼地走了。

  邓琼华不是回家,而是要到五楼血液科,女儿郭燕就住那里,做化疗。

  邓琼华进病房时,郭燕正躺在床上发呆,硕大的口罩遮住大半张脸,只露出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眼圈发红,见母亲进来,她把口罩往上拉了拉说:“又来了啊,想浪费车费吗,我好得很。”一边轻声责怪母亲,一边又坐起来,紧紧拉住了母亲的手。

  “爸爸的耳朵还痛不痛?”郭燕问母亲。

  “他‘中耳炎’又发了,在十二楼治疗,已经打针输液,问题不大。”

  郭燕泪水落了下来,“中耳炎也不能拖,拖严重了怎么办?”说罢,朝后一躺,拉起被子把脸蒙得严严实实。

  病友急忙向邓琼华递眼色,说燕子(指郭燕)老哭,一天都没吃什么东西。

  父亲要妻子向女儿撒谎“我得的是很普通的病”

  去年5月26日是郭家噩梦的开始。那天,正准备6月参加中考的郭燕反复发烧,全身出现很多出血点,邓琼华随即带女儿去北碚九院检查,检查结果是白血病,邓琼华一下崩溃了。

  当时,邓琼华在北碚光学厂磨玻璃,丈夫郭兵在北碚粉笔厂当搬运工,两人的收入加在一起不到1200元,还得维持一个家庭的日常开销,结婚近二十年,家中只有不到两万元积蓄,原本供女儿上大学的,“也许再也用不着了。”邓和丈夫又东挪西借,凑了四万元,把女儿送到西南医院治疗。

  谁也没想到,这不过是厄运的开始。

  去年8月,一向身体结实的郭兵觉得右耳听力下降,而且耳根常常剧痛,邓琼华给丈夫批发了几盒头痛粉,没有到医院检查。今年3月10日,郭兵发现自己的右耳已经完全听不见,耳道还有大量浓液流出,好几次还痛得在地上打滚,到医院检查,确诊为中耳癌晚期。

  真是祸不单行,面对女儿几十万元的治疗费,家里早已债台高筑,郭兵要妻子向女儿撒谎,“只说我得的是很普通的病。”

  3月17日上午,正在上班的郭兵晕倒在货场,被工友送进医院。郭兵醒来就要走,被妻子哭着劝住。随后,邓琼华回四川南充的娘家,找亲戚借到4500元,让丈夫住进医院,而对女儿,她只说患了中耳炎。

  女儿要母亲向父亲撒谎“我越来越好”

  虽然在郭兵看来,自己的谎言编得滴水不漏,但邓琼华知道,女儿已经知道全部。

  那是在26日下午,正在病房和女儿谈话的邓琼华被护士小唐拽到过道,“你们真是的,怎么能把你老公的病跟燕子说?”邓琼华听得一头雾水,连问怎么回事。

  小唐有点生气:“昨天燕子哭了一晚上,今天眼睛肿得很,你没发现?早上见我上班,非得要我帮她找个工作,说不想治疗了,要去理发店帮人洗头给爸爸治病。”

  邓琼华这才想起,上午丈夫的主治医生说有一个自称是郭兵侄女的人打听郭兵病情,医生已和盘托出,可是,郭兵根本就没有侄女。

  回到病房,郭燕正站在窗前,外面阳光明媚,医院广场上很多病人在晒太阳,郭燕没看窗外,只在玻璃上用力哈了一口气,用手指划了一个心状。见母亲面露诧异地看着自己,郭燕笑了起来,转身拿起一个梨,削好,分成两半,一半给妈妈,一半要妈妈给爸爸送去。

  “傻孩子,梨不能分!”邓琼华责怪道,郭燕连说母亲迷信,说只要吃在一家人的肚子里,就没有分。

  邓琼华正要转身给丈夫送梨,郭燕突然一把拉住她,“告诉爸爸我越来越好。你不许说我老是哭,不许跟爸爸说我的化疗情况,坏的都不许说。否则,我晓得了不理你!”

  邓琼华连连点头。到了丈夫病房,郭兵刚接过梨就急急地问女儿的情况,医生那句“化疗效果没有以前理想”立刻闪现出来,可邓琼华从嘴里说出的却是:“没事,医生说化疗效果很好——”

  母亲向自己撒谎很快一切都会过去

  在医院,邓琼华每天楼上楼下照顾两个病人,但丈夫和女儿似乎都“不喜欢”她,一到丈夫病房,凳子没坐热,丈夫就催着她去看女儿,说万一在输液,没有人照顾连厕所都上不了。在女儿病房,郭燕又总是叫她去陪爸爸,说她现在和病友都比较熟悉,一起吹牛看电视很开心,而爸爸不喜欢看电视,干坐着太无聊,要妈妈去陪爸爸聊天。

  邓琼华明白父女俩的良苦用心。她一度怀疑接踵而至的不幸是一场梦,这让她一度精神恍惚。

  她想过死。有一天,趁女儿熟睡,她悄悄地把所剩不多的钱和一张“遗书”压在女儿的枕头下,上了厕所准备回来看女儿“最后一眼”,只见睡梦中的女儿眼角还挂着泪珠,长长的头发散乱在枕头上,女儿遗传了自己和丈夫的全部优点,皮肤很白,平时邻居都说她长大会很漂亮,“她还很能干,现在几个女孩子会做家务?”邓琼华自言自语,不知不觉,她没有要走的冲动,而是从床脚捡起被女儿翻阅过数十遍的《白血病研究》,放在旁边的桌子上,握住了女儿满是针眼的手。

  那以后,邓琼华再也没有死的念头,感叹少了,笑脸也多了。她说,现在这个家,她是顶梁柱,不能垮,只要她才能让父女俩感觉到信心。她也不断告诉自己:他们都会好起来,很快一切都会过去的……

  “她总要求我们再生一个……”邓琼华想到女儿的提议,心痛不已。她说,去年刚查出病的时候,郭燕多次拒绝治疗,并不断提出要父母再生个妹妹。

  每当听到这话,邓琼华就要女儿不要乱想,说是不是多了个妹妹,等父母老了,她就可少付一份赡养费。郭燕听了,捶打着妈妈,只是哭。

  相 关 链 接